世界科幻大师丛书:盲视

编辑:摊点网互动百科 时间:2020-01-27 00:07:08
编辑 锁定
本词条缺少名片图,补充相关内容使词条更完整,还能快速升级,赶紧来编辑吧!
《世界科幻大师丛书:盲视》讲述了发达的技术能满足人类的一切需求,还为他们制造出完美的幻境,让他们沉浸其中。渐渐地,他们彻底丧失了与现实的一切联系。人类在死亡。但新人类在崛起——吸血鬼基因的人、多个意识并存于一个身体的组合人、任何时候都能保持绝对客观的人……以正常人的标准,他们是绝对的怪物,甚至不太能够称之为“人”。但是,当外星人现身太空、普通人浑浑噩噩的时候,正是这帮畸人挺身而出,努力拯救我们的世界。他们所面对的外星人对手神秘莫测,不可理喻。一次次强硬的试探性交流,最终不可避免地引爆了毁灭性的决战。
书    名
世界科幻大师丛书:盲视
作    者
彼得·沃茨 姚海军
出版日期
2013年6月1日
语    种
简体中文
ISBN
9787536474116
外文名
Blindsight
出版社
四川科学技术出版社
页    数
341页
开    本
32
品    牌
科幻世界杂志社

世界科幻大师丛书:盲视基本介绍

编辑

世界科幻大师丛书:盲视内容简介

《世界科幻大师丛书:盲视》由四川科学技术出版社出版。

世界科幻大师丛书:盲视作者简介

作者:(加拿大)彼得·沃茨译者:胡纾
  
  彼得·沃茨,加拿大著名硬科幻小说家,同时也是一位专攻海洋哺乳动物的生物学家。2000年发表科幻长篇处女作《海星》,之后完成续作并整合为“裂缝三部曲”(Rifterstrilogy)。由于其过硬的科学背景,“裂缝三部曲”也成为硬科幻的代表,奠定了作者在当代科幻小说界的地位。十余年来,彼得·沃茨曾多次入围并获得科幻界重要奖项:2000年,“裂缝三部曲”第一部《海星》入围约翰·坎贝尔奖;2007年,长篇小说《盲视》入围雨果奖、轨迹奖;2010年,《岛》荣获雨果奖最佳短中篇;2011年,《怪形》荣获轨迹奖最佳短篇、入围雨果奖最佳短篇。

世界科幻大师丛书:盲视专业推荐

编辑

世界科幻大师丛书:盲视媒体推荐

《盲视》是一部杰作,陈旧的“第一次接触”因它的出现而焕然一新,成为全新的故事类型。彼得·沃茨笔下的外星人既没有伪装成人类,也不是人类无法理解的庞然大物——但是,它们却是我们前所未见的异类,令人坐立不安,令人毛骨悚然,令人不得不直接面对“意识”难以捉摸的本质。
  这是近年来最优秀的硬科幻小说。强烈推荐!
  ——英国科幻作家查尔斯·斯特罗斯
  (2006年轨迹奖最佳长篇奖得主)
  彼得·沃茨似乎不是在写作,就是在阅读;他同时站在了科学与艺术的前沿……假如塞缪尔·R.德兰尼、格雷格·伊根和弗诺·文奇三人打算在21世纪联手推出新作品,他们或许就会写出一部像《盲视》这样铿锵有力、匠心独运的小说。《盲视》中的综观者也是我见过的最令人难忘的小说角色。
  ——加拿大科幻作家斯派德·罗宾森
  《盲视》是一部非常大胆的作品:它是书中瑰奇,是黑暗中闪耀的宝石;它一往直前,解开了生物化学领域、意识领域乃至人性领域的一系列内在矛盾。
  ——美国科幻作家伊丽莎白·贝尔
  (2006年轨迹奖最佳长篇处女作奖得主)

世界科幻大师丛书:盲视名人推荐

《言视》是一部杰作,陈旧的“第一次接触”因它的出现而焕然一新,成为全新的故事类型。彼得·沃茨笔下的外星人既没有伪装成人类,也不是人类无法理解的庞然大物——但是,它们却是我们前所未见的异类,令人坐立不安,令人毛骨悚然,令人不得不直接面对“意识”难以捉摸的本质。
  这是近年来最优秀的硬科幻小说。强烈推荐!
  ——英国科幻作家查尔斯·斯特罗斯(2006年轨迹奖最佳长篇奖得主)彼得·沃茨似乎不是在写作,就是在阅读;他同时站在了科学与艺术的前沿……假如塞缪尔.R.德兰尼、格雷格·伊根和弗诺_文奇三人打算在21世纪联手推出新作品,他们或许就会写出一部像《盲视》这样铿锵有力、匠心独运的小说。《盲视》中的综观者也是我见过的最令人难忘的小说角色。
  ——加拿大科幻作家斯派德·罗宾森
  《盲视》是一部非常大胆的作品:它是书中瑰奇,是黑暗中闪耀的宝石;它一往直前,解开了生物化学领域、意识领域乃至人性领域的一系列内在矛盾。
  ——美国科幻作家伊丽莎白·贝尔(2006年轨迹奖最佳长篇处女作奖得主)

世界科幻大师丛书:盲视图书目录

编辑
序章
  忒修斯
  罗夏
  卡律布狄斯

世界科幻大师丛书:盲视序言

编辑
在此,我要向世界人口的五分之一介绍我的作品。我得认真对待,绝对不能搞砸了。
  《盲视》一路行来,走得十分艰难。没有人料到这本书居然会挺过来。大家认定,不要说其他语言的译本,就是在英语市场,它也无法存活。北关七家主要的科幻出版商中,六家拒绝了这部书稿。(我私下揣度,第七家要不是受限于事先签下的合约,它肯定也会把《盲视》打发掉。)一家大发行商决定不预订这本书,一本都不要。其后果就是,北美半数的书店见不着《盲视》。从商业上说,这等于给它敲响了丧钟。到2006年末,《盲视》总算挣扎着爬进了上市的门槛,只不过印数微不足道,市场推广也完全没有。它就像一个奄奄一息的病人,虽说被急救车送进了医院,但才进院门便即将宣告死亡。
  就在这时,怪事发生了。大家开始阅读这本鬼东西。
  一开始,读者并不多,毕竟市面上本来就见不着几本。但读完它的人上网了,在网上谈起了这本书。他们给出的是好评,好得出乎意料。他们称赞它的科幻点子十分密集,令人目不暇接。其实这是我写作时最痛恨的地方,唯恐这些点子破坏了故事的节奏。还有书中那些人物,有的接受了强化,有的患有自闭症,我非常担心会引起读者的厌恶。但读者喜欢他们。读者们指出,《盲视》中所描写的外星人是真真正正的外星人,而不是简单地拿些橡皮面具,套在人类脸上。至于最后的大结局,我一直害怕自己弄出了个大败笔,结果——
  还是别过多剧透吧。
  总之,消息传开了:出了本新小说,你想都想不到——可是。谈论《盲视》的人虽多,却没有几个人能找到一本,当真读起来。有几家专营科幻的书店将它列为本店当周销售排行榜的第一名,其依据仅仅是读者的订单,书店其实连一本都没卖出去。真是咄咄怪事啊,需求居然大大超过了供给。但我的出版商却并不急于提高供给,满足需求。认识到这一点之后,我做了唯一可做的、能把书交到读者手中的事——
  我把书白送出去,把它放到了网上。
  那个时候,我面前只有两种选择:一、《盲视》在市场上惨遭失败,没人能读到它;二、《盲视》在市场上惨遭失败,人人都能读到它。至于《盲视》热销大卖的前景,那时的我是怎么都看不出来。当时的事实也的确如此。这个世界上还有像约翰·斯卡尔齐、史蒂芬·金、罗伯特·索耶这样的人物,在销售上,《盲视》完全无法跟他们的作品相提并论。任何畅销书排行榜上都没有它的名字,差得远呢。
  把它白送出去,这种行为让读者注意到了它,推动了它的市场宣传,让《盲视》的知名度达到了一个临界点。突然间,这本你可以在网上免费下载的小说卖“动”了。在砖与灰泥连锁书店,它的销售数字短期内翻了三番。《盲视》首印本售罄,开始加印,然后是第二次加印。到现在,《盲视》的英文版已经加印了九次,它被翻译成其他十几种语言,译本数量仍在不断增加。是的,《盲视》永远不会成为超级畅销书,但单论它的市场表现,却已经远远超过了包括我自己在内的任何人的预期。
  市场之外的其他方面,《盲视》的表现甚至更加出色。它似乎成了小圈子里的热门书,主流视而不见,科幻的支流中却热议不断。面市不久,它便成了好几个科幻奖的入选之作,结果一个也没得着,好在靠译本得了几个海外奖项。它还是研究生论文的研究对象,大学的哲学、神经科学课程将它列为阅读材料。布罗德里克的《1985—2010最好的101部科幻小说》中收录了它。在Tor(《盲视》的出版商)举办的近十年最佳科幻小说读者投票活动中,《盲视》挤进了第四位。
  批评意见还是有的。尽管许多人将《盲视》誉为新世纪中较有创意的科幻小说,但仍然有人认为它乏味无聊,好为人师,硬塞进去一大堆科学理论,故作高深。对这种批评,我不仅不排斥,相反,我还一度颇有共鸣。夜深人静辗转难眠的时候,我再深刻不过地认识到了它的缺陷。为什么那么多出版商将它拒之门外?因为它在有的地方废话太多,有的地方又太过于技术化。纠缠于这些问题让我头痛欲裂,其实我本该觉得兴奋才对,因为这说明《盲视》有非常好的基础,只要我能掌握必要的技巧,它完全可以成为一本好得多的杰作。
  到现在,我已经过了那个阶段。拉开一段距离之后,我学会了以更宽容的眼光审视自己的作品。但不管怎么说,有一点是没有疑问的:就算《盲视》是一本好书,它仍旧是一本非常晦涩的书。连它最热心的书迷也不讳言。我不止一次接到过读者的电邮,他们说,我不管《盲视》在全世界有多少译本,我只想请问,它什么时候能被译成人人看得懂的英文呢?
  这是个我没法回答的问题。而现在,《盲视》又来到了中国。人类的五分之一在此生息。无比巨大的市场啊。所以,请相信这是我的真心话:我非常希望你能喜欢我的书。
  但如果你不喜欢,我完全理解。
  彼得·沃茨
  2013年1月18日
词条标签:
文化 出版物